我的不快樂來自於每個人都叫我要快樂,每個人的快樂有其獨一無二的形狀。

所謂面向陽光陰影就在背後,可我就喜歡待在陰影裡啊!

為什麼這個社會教導我們就是要樂觀、外向、活潑、合群?

你喜歡下課後在操場流汗打球,偏偏我就喜歡待在教室,讓思緒從家裡馬桶的小水窪遊行到那明明沒有半滴水卻名為水星的遠方,在操場打球為什麼比較了不起?比較對?

貝多芬、梵谷等名家哪裡是合群的角色?有太多的專家、學者、書籍、文章教我們積極正向,又教我們接納自己的不同、要愛自己,可是整個社會環境乃至你們這些專家的言論都在排擠我們啊!

「你去外面隨便問個人誰會覺得你這樣正常?」問題是我為什麼需要別人覺得我很正常才叫做正常?

接納自己、愛自己所表現的模樣就非得在人群裡悠遊自得才算數?

有多少憂鬱症患者的憂鬱起源來自「我不應該憂鬱」或是「憂鬱是一種疾病」呢?我知道還是有那些「你想太多了」、「事情沒有那麼糟」所導致的憂鬱,但是矯枉過正的結果使得很多人對不了解的事物,乃至「人」的獨特性採取過於單純的二元分類,好像只有正常跟不正常的人兩種分別,尊重每個人的獨特性,應該要尊重他覺得舒適的環境,不是大部分人覺得舒服或是對的圈圈才是對的。

那些身處大團體裡面的人以為每個人都喜歡呼朋引伴,想拯救別人;那些身處角落畫圈圈且怡然自得的人也不要因此讓別人剝奪了你獨有的快樂。

獻給那些負趨光的人,大樹下之所以有陰影就是為了照看我們這樣的人,所以如果你覺得在陰影裡怡然自得?why not?沒必要非逼自己攤在陽光下,海綿寶寶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還不是照樣金黃的可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s miss 的頭像
Miss miss

Miss miss

Miss 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